反三接遷離學者秀證據  呼籲不同意三接遷離公投

地方中心∕綜合報導

公投進入倒數計時,原本低調不願露面、默默替大潭藻礁及三接做科學調查的學者專家, 12日首度共同舉開「留下三接在大潭,讓科學證據說話」記者會,並發表共同聲明指出:藻礁盟許多論述以偏概全、誤導大眾,學者決定挺身說明科學成果。綜整二十多個專業領域調查成果顯示,三接對大潭藻礁的影響實屬輕微,如果三接遷離,大自然的力量也未必能讓藻礁零損失,但供電與減碳減空污勢必受到延宕,呼籲大家「不同意」三接遷離公投。

中研院前動物所所長、國內魚類研究權威邵廣昭直言,護礁盟在藻礁捕到一尾丫髻鮫就説大潭是育幼場所,說三接工業港會讓丫髻鮫迷航也完全是出於想像。政府對大潭藻礁投入許多研究和保育資源,當然會陸續發現較多物種,但要判斷生物多樣性是否豐富,應和其他區域狀況比較才客觀。

曾經做過藻礁調查的濕地學會研究員黃守忠指出,身為「第一個」受到護礁盟攻擊犧牲的研究團隊,此時必須站出來發聲。觀新藻礁生態豐富度高於大潭,護礁盟屢次利用觀新藻礁的照片魚目混珠來推銷大潭藻礁,先射箭再畫靶,還指責攻擊說出事實的其他人,實在不應該。

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前研究員謝蕙蓮表示,藻礁時而沙埋時而露出,藻礁生態系很有韌性、能夠自己回復,三接外推後,即使有小範圍積沙,但與季風、颱風相比,都屬輕微,三接已經最大迴避,縱使橋墩傷害到藻礁的面積,亦很微小。


▲反三接遷離學者秀證據,呼籲不同意三接遷離公投。(圖∕公投反方辦事處提供)

中央大學地球科學學院院長許樹坤則感性談到,護礁盟有多位學者是他的朋友,在資訊不完整之下誤以為三接會破壞藻礁,他能理解,這也是他今天站出來的原因。外海鑽探觀察到礫石層分佈到18-20公尺深,提案方「藻礁延伸至外海五公里」的說法,與鑽探岩芯證據不符,三接再外推已經超過礁石層範圍,當然不會有藻礁。

成大水工所研究員黃國書指出,三接是離岸港,潮流通透,不會出現「海鮮鍋」的情況,甚至在棧橋附近,因水道略微束縮,退潮流速還會比現況增加一些,令淤沙獲得緩解,成大水工所只因為實驗模擬的結果和護礁盟的主張不同,就遭到攻擊,令人難以接受。

中央大學水海所所長黃志誠說,自己長期關心帶領學生投入桃園海岸研究,過去也常遇到護礁盟的朋友,無奈後來對方卻越來越極端,他希望好好解釋科學事實給大家。三接絕對不是突堤,棧橋橋墩跨距大不會阻斷水流、也不會造成藻礁被活埋,希望能幫助社會作出正確的價值判斷。

船長公會理事長黃玉輝則表示,他在台中港做了22年領港,藻礁盟用一句「放寬標準、美化天數」,就抹殺了海洋大學與眾多引水人的努力,安全標準需要上百次操船模擬來設定,實在令他很痛心。

前台大生物產業機電系教授謝志誠則質疑,藻礁盟提出台北港海管鋪設方案,恐毀掉大潭電廠進水口,另外,海管穿越觀新藻礁,用HDD工法拉管失敗率極高,反而會破壞更多;而且三接外推工程預算不到1,000億元,護礁盟卻聲稱台北港方案可以省下1,300億元,根本邏輯不通。

台大助理教授趙家緯表示,近日許多環團陸續表態不支持三接遷離公投,因為環保是諸多不同價值的權衡,不是無限上綱單一目標。淨零碳排的過程中,國際認證天然氣是不可或缺的橋接能源,像德國新政府也決定增加燃氣發電占比,所以短時間內台灣增加天然氣發電合理且必要。

遠在美國的中興大學莊秉潔教授特別以視訊出席。針對三接對改善空污的重要性,強調彰化南部、雲林及嘉義沿海在氣管、支氣管及肺癌的就診率皆為全台最高,與燃煤電廠排放出的一級致癌物重金屬有關。若遷走三接,每年將燒更多煤,已經蓋好的儲槽也都不能用,因此只能投「不同意」。

中央大學水海所教授錢樺總結,科學研究需要不斷接受挑戰及回應,所以莊秉潔教授是令人尊敬的學者,他對三接選址的態度轉變,充分展現科學精神與尊重。蔡政府承諾擴大藻礁研究調查,經濟部也承諾,三接完成、中油在大潭,藻礁就會一直存在。今天諸位教授專家將以科學精神,持續監督政府追求海岸環境的永續發展,讓生態、生活與生產,三生不可或缺,人與自然能和諧共存。